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118,312
  • 关注人气:1,284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真假尉僚,真假伪证

(2010-11-07 13:33:20)
金冠城标签:

杂谈

分类: 《真秦始皇》

梦仙阁先生是我博客的常客,并经常用实名对我的文章提出意见,令我受益匪浅。不过近来在“尉僚”这个问题上我们可能有了一些误会,以至于梦先生言辞激烈地批评我“道貌岸然”“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”“不惜作伪证”等等。细读梦先生的几段留言,似乎是指责我故意颠倒了尉僚和秦始皇交往中的一段顺序,以达到毁坏司马迁的目的。梦先生的原文如下:

梦仙阁2010-10-22 13:21:45)程步引用《史记》内容时,往往颠倒事件记载的顺序,借以推导出相反的观点,攻击司马迁:请看程步先生的录像:http://www.56.com/u11/v_NDI4Mzc1NTM.html
  大梁人尉僚来到秦国,游说秦始皇,秦始皇很欣赏他,给了很高的待遇,衣服饮食都和自己一样。程步却说:此时尉僚并不满意,反而要离去,秦始皇却竭力挽留他,加官进爵做了国尉。但是此后司马迁却胡编乱造写了一段小零碎,彻底改变了读者对秦始皇的看法,毁坏秦始皇礼贤下士的好形象。

  小零碎是:尉僚说:秦王为人,蜂准,长目,挚鸟膺,豺声,少恩而虎狼心,居约易出人下,得志亦轻食人。我布衣,然见我常身自下我。诚使秦王得志於天下,天下皆为虏矣。不可与久游。
  程步说:尉僚跟谁说的这段话?怎么记录下来的?是录音了还是录像了?这些话,是会招来杀头灭门的严重后果的!天下人都知道了,唯独秦始皇不知道。可能吗?

  据此,程步判断:这段话不可信!而恰恰是司马迁添加的这段小零碎,让大家对秦始皇产生的朦胧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!取而代之的是秦始皇相貌丑陋、阴险狡诈的虎狼形象!
  事实真如此吗?
   
大家请看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原文如下:
  大梁人尉缭来,说秦王曰:以秦之彊,诸侯譬如郡县之君,臣但恐诸侯合从,翕而出不意,此乃智伯、夫差、湣王之所以亡也。原大王毋爱财物,赂其豪臣,以乱其谋,不过亡三十万金,则诸侯可尽。秦王从其计,见尉缭亢礼,衣服食饮与缭同。缭曰:秦王为人,蜂准,长目,挚鸟膺,豺声,少恩而虎狼心,居约易出人下,得志亦轻食人。我布衣,然见我常身自下我。诚使秦王得志於天下,天下皆为虏矣。不可与久游。乃亡去。秦王觉,固止,以为秦国尉,卒用其计策。而李斯用事。
  很显然:尉僚说秦始皇长相凶恶、心如豺狼在前。秦始皇很快知道了这些话(程步居然还说秦始皇不知道!)。秦始皇不但没有计较,反而给尉僚加官进爵!司马迁描写的秦始皇形象,远远比程步写的要胸怀宽广,礼贤下士,连尉僚说了那么大逆不道的话都能容忍!感情司马迁就是这样损害秦始皇的好形象的?
  而程步非要颠倒次序,说司马迁伪造历史!其用意何在?
  程步道貌岸然,言之凿凿说司马迁毁坏秦始皇的形象。事实恰恰相反,是程步他自己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在刻意毁坏司马迁的形象!
   
铁证如山!——楼上的非逼我把这些东西贴出来!好,我就贴出来让大家看看!

梦先生的评论贴出之后,我在1025日回复道:

博主回复(2010-10-25 11:00:41梦先生,您这里的理解好像有点问题。秦始皇不得已给尉僚一个官,不是因为知道了尉僚说的话,而是尉僚逃走。你引用的原文又反驳了你自己:乃亡去。秦王觉,固止,以为秦国尉
  
另外,我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这之后梦先生又贴评论重复自己的观点:

梦仙阁2010-10-25 18:24:48)看《史记》原文,很显然:尉僚说秦始皇长相凶恶、心如豺狼在前。秦始皇很快知道了这些话(程步居然还说秦始皇不知道!)。秦始皇不但没有计较,反而给尉僚加官进爵!

而程步非要颠倒次序,说:秦始皇挽留尉僚,给他加官进爵做了国尉。然后尉僚却说了一番秦始皇长相凶恶、心如豺狼的话!
   
不是铁证如山是什么?
   
难道程步先生在法院也是这样推理案件的?颠倒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再推导案情发展,不知道会造成多少冤案呀!

对于我们的争执,有网友支持程步,质疑梦先生:

[匿名]新浪网友(2010-10-27 17:58:04)梦仙阁说:看《史记》原文,很显然:尉僚说秦始皇长相凶恶、心如豺狼在前。秦始皇很快知道了这些话(程步居然还说秦始皇不知道!)。秦始皇不但没有计较,反而给尉僚加官进爵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
请问:史记原文中记载的尉僚说的话可信吗?他跟谁说的?在哪里说的?他只是一介布衣为何对他的对话有如此准确的记载?如果没有记载,秦始皇又是如何很快知道了他的私下言论的?这些都是《史记》中非常可疑的地方,梦先生却拿来当作重要和关键的证据,道理何在?站得住脚吗?

 [匿名]新浪网友(2010-10-27 16:41:26)对头,这个地方我也没看明白。梦说:程步故意把尉僚骂秦始皇,然后逃走,然后秦始皇才给官,颠倒成秦始皇给官,然后尉僚才骂人逃走,为什么要这样颠倒?能说明什么?程步是在什么地方这么说的?

也有网友支持梦先生:

[匿名]新浪网友(2010-10-25 12:42:36)很赞赏梦仙阁网友的坚定执着。

 

对于梦先生的指责和网友们的评论,首先我要说的是:程步没有什么“不可告人的目的”,目的都在《真秦始皇》那几本书里写明了。程步也没有故意颠倒事情的顺序。秦始皇先给官还是尉僚先骂人,颠倒一下也得不出相反的结论。我认真检查了我的书《真秦始皇·智取六国》,关于尉僚一段的叙事顺序没有问题。至于梦先生指的网上的有视频,可能是电视媒体采访我之后编辑的节目,其中是否有颠倒我记不清了。如果有,是口误还是电视台剪辑的结果也不得而知。讨论问题还是应当以书面文字为据,这是正道。为此,我把《真秦始皇·智取六国》一书中有关尉僚的文字粘贴如下,供网友们批评评判:

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中记载着一段尉缭进言秦始皇的故事,由于这段文字中有尉缭对秦始皇相貌的描述和人品的评价,因而被后人广泛引用。这也是引发了人们对秦始皇厌恶的一个重要内容。

首先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尉缭是何许人也,不然我们会因为对人物身份的误解而失去看问题的公正性。

尉缭是谁?

《史记》中没有关于尉缭的详细介绍,只说“大梁人尉缭”。大梁是魏国的都城,我们姑且推断尉缭是魏国人。

战国时期有一本兵书叫《尉缭子》,作者当然可以推断是一位名叫尉缭的人。从书中的内容判断,写这本兵书的人也生活在魏国,曾经与魏惠王谈论军事战略问题,于是许多人就认为,向秦始皇进言的人,就是这位写《尉缭子》的作者。由于有兵书传后,于是有人就把尉缭称为战国时期的著名军事家。

然而,把向秦始皇进言的尉缭说成是兵书《尉缭子》的作者,有问题。

兵书《尉缭子》中记载,魏惠王曾经向写兵书的尉缭子询问兵家之事,而魏惠王是与秦孝公同时代的人,早于秦始皇100多年,那个与魏惠王谈论军事的尉缭子显然不可能再与秦始皇谈论军事。

如果一定要把两个尉缭合成一个尉缭,也还有一个解释:古代有不知名的文人,想使自己的思想和著作得到君王的认可并得以流传,常有假冒名家的事情,也有假借与君王或名人对话,来阐述自己思想的事例。是不是可以解释为:《尉缭子》的作者就是向秦始皇进言的尉缭,而兵书中记载的魏惠王向尉缭问军事,只不过是一种写作手法?

按说这个解释是可以成立的,前提是问军事的君王不是魏惠王,而是魏文侯、魏武侯,或者随便其他什么人。为什么呢?

因为既然是假借一个君王来请教军事,作者当然会找一位霸业有成,受人尊敬的君王,这样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,引起其他君王的重视;或者找一位继位时国家孱弱,驾崩时国家变得强大的君王,以证明作者军事理论的效果。

《尉缭子》中问军事的魏惠王恰恰相反,他接手的魏国,是其爷爷魏文侯、父亲魏武侯创下的盛世基业,可是到他手里却每况愈下。

公元前453年,韩、赵、魏三家分晋。在当时的七雄之中,魏惠王的爷爷魏文侯,是第一个实行变法改革的国君。他礼贤下士,招揽了卜子夏、田子方、段干木等名流;重用吴起、李悝、西门豹等才俊,励精图治,富国强兵。李悝的《法经》是商鞅变法的蓝本;吴起为将,数次打败秦国,占领秦国河西之地;西门豹治理郡县的方法,广为后人效法。

然而,江山到了魏惠王手里,由于其战略抉择上的失误和好大喜功的狂妄,魏国四面出击,却屡遭败绩。著名的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,就是魏惠王诸多败仗中的著名代表。

桂陵之战的起因,是魏惠王派将军庞涓出兵攻打赵国。魏军包围赵国都城邯郸,赵国向齐国求救,齐威王于是派田忌为将、孙膑为军师率军救赵。齐军没有去赵国都城邯郸直接与魏军交战,而是兵指魏国的重要城邑襄陵。魏将庞涓听到告急,急忙回军自救,而孙膑却巧妙地在魏军南撤必经之地桂陵设伏,大败魏军,擒获魏将庞涓。齐国没杀庞涓而是将其释放,这就是桂陵之战,也就是成语“围魏救赵”的出处。

十几年之后,魏惠王不吸取教训,又于魏惠王三十年仍以庞涓为将发兵攻打韩国。韩国于是向齐国求救。齐国又以田忌为将,孙膑为军师,仍然故伎重演,不去救韩而是兵指魏国都城。庞涓闻讯,担心再次受挫,于是放弃攻打韩国而回军。此时,魏惠王不接受桂陵之战失败的教训,反而恼怒于齐国救韩,于是命令庞涓率领倾国之兵去迎击齐军,誓与齐军决一死战。

  孙膑见魏军来势凶猛,便命令军队向马陵方向撤退。马陵沟深林密,道路曲折,适于设伏。孙膑命令士兵第一天挖10万个做饭的灶坑,第二天减为5万,第三天再减为3万。庞涓一见大喜,认为齐军撤退3天,士兵就逃亡过半,便亲率精锐之师兼程追赶。

天黑时,魏军赶到马陵,庞涓命士兵点火把照路。火光下,只见一棵大树被剥去一块树皮,上书“庞涓死于此树之下”8个大字。庞涓顿悟中计,刚要下令撤退,齐军伏兵已是万箭齐发。魏军进退两难,阵容大乱,自相践踏,死伤无数。庞涓自知厄运难逃,拔剑自刎。齐军乘胜追击,正遇魏国太子申率后军赶到救援,齐军一阵冲杀,魏军兵败如山倒。齐军生擒太子申,大获全胜。史称此战为“马陵之战”。经此战败,魏国由盛转衰。魏惠王三十一年,魏军又被秦军打败,不得不把都城从安邑迁到了大梁。

纵观魏惠王的军事业绩,如果尉缭假借他的名义撰写兵书,其宣传效果应该是适得其反,所以冒名说难以成立。

兵书《尉缭子》的作者不可能是向秦始皇进言的尉缭,尉缭也不可能假借魏惠王写兵书,据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:向秦始皇进言的尉缭,与兵书《尉缭子》的作者不是同一个人。由于没有史料记载尉缭的生平和业绩,我们只能认为,向秦始皇进言的尉缭,只是魏国大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游说之人,其没有治国用兵的经历和业绩。由于秦始皇正在用人之际,于是尉缭通过别人的引荐,如同商鞅、李斯等战国时期诸多辩士一样,得以见到秦始皇。

    一段私语,贤明君主变暴君

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记载:大梁人尉缭,以一介布衣见到秦始皇之后,对其进言道:“凭着秦国的强大,诸侯就如郡县的首领,可是如果各国合纵,联合起来出其不意地袭击秦国,这就是从前智伯、夫差、湣王所以灭亡的原因所在。希望大王不要吝惜财物,给各国权贵大臣送礼,利用他们打乱诸侯的合纵计划,这样只不过损失三十万金,而诸侯就可以完全消灭了。”

秦始皇认为尉缭的话有道理,以后见尉缭时,以平等的礼节相待,衣服饮食也与尉缭一样。

然而这之后尉缭却对人说:“秦始皇这个人,高鼻梁,大眼睛,老鹰的胸脯,豺狼的声音,这样的相貌是缺乏仁德,而有虎狼之心的人。这种人穷困的时候容易对人谦和,一旦得志就要反过来吃人。我是个平民,然而他见到我总是那样谦和。如果他夺取天下的心愿得以实现,天下的人就都将成为他的奴隶。我不能跟他长久交往。”于是逃走。秦始皇发觉,坚决劝止,让他担任秦国的国尉,继续采纳他的计谋,李斯具体实施。

大梁人尉缭对秦始皇形象的描述,以及对其性格的评价,影响深远,被后人广泛引用。甚至有很多学者和文学家,据此把秦始皇描绘成恶劣的相貌,据此塑造秦始皇为多疑残暴的性格。

大多数人读书喜欢要结论,作者的结论,书中人物嘴里说出来的结论。这人是好人坏人?本领如何?如果是从他的对头嘴里说出来,这人“真神人也”,读者心中便释然了,这是好人,能耐比他的对头大,神机妙算,不会有错。

诸葛亮明明打不过司马懿,失街亭兵败撤退,然而作者却让司马懿仰天长叹:“诸葛亮真神人也,吾不如他!”于是读者就真信诸葛亮比司马懿厉害,原来的败仗也就在读者心中反败为胜了。

然而,用这种心态来读历史,尤其是读司马迁的《史记》,是很有问题的。

让我们把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关于尉缭与秦始皇的文字,分成两部分来阅读,看看会有什么发现。

第一部分我们排除尉缭私下对别人说的话,单看公开场合发生的事情:

大梁人尉缭来到秦国,得以面见秦始皇。尉缭为秦国出谋划策,秦始皇很赞赏他的计策,平时见他时以平等的礼节相待,衣服饮食也与尉缭一样。然而,过不了多久,尉缭却打算离开,可是也没真走。为什么说没真走?因为如果尉缭真的走了,那史书的记载就不是挽留,而是追赶然后挽留。由于尉缭没真走,秦始皇知道后,就执意挽留,并委任尉缭为秦国尉,继续使用他的计策,让李斯具体实施。

这段文字记载的是历史事件,都是在公开场合下发生的,可信。

有趣的是,在这个事件中,秦始皇是典型的贤明君主的形象:求贤若渴,礼贤下士。不仅如此,还知人善任,用人之长。

大梁人尉缭没身份、没地位、没头衔、来自魏国,秦始皇不以外貌、地位、亲疏取人,择善而从。不仅如此,这之后再见到尉缭,以平等的礼节相待,衣服饮食也与尉缭一样。不要小看衣食规格这件事,在当时的时代,如果衣装服饰有逾规矩,那可是犯上作乱,要杀头灭门的。

然而尉缭受此殊荣却不满意,要走。

当秦始皇得知尉缭要离开时,不是怒其背叛,或怨其不忠,将其斩首,而是执意挽留,委以高官。又由于尉缭为布衣,没有办事经验,没有在秦国为官的经历,所以具体实行由李斯负责。

这样的秦始皇,不正是最典型的贤明君主形象吗?

反过来我们看尉缭,其行为则不那么高尚。既然你言之灼灼地为秦国打算,好像一心一意希望秦国强大,急切地盼望秦始皇能消灭天下诸侯,可是秦始皇以礼相待却留不住,要不辞而别。等到委以国尉,给个官职之后就不走了,是不是要官索爵的意愿太急切了?

这是历史事件给读者留下的印象。

然而,第二段司马迁来了个180度的急转。大梁人尉缭对秦始皇的知遇之恩,毫无感激之意,反而不知道对什么人说,秦始皇这人长得就不是好人样,这种人天生就是虎狼心,倒霉的时候甘居人下,一旦得志就要吃人。

尉缭说的这些话,是会招来杀头灭三族的严重后果。然而尉缭就这么说了,这话不知怎么也传了出去,又被史官记录下来,谁都知道就秦始皇不知道。后来焚书坑儒也没受损,项羽火烧咸阳城三个月也幸免于难,最后又传到了一百年后的司马迁手上,于是被写进《史记》。

有这样的可能吗?似乎有些荒唐!

很显然,这段文字是司马迁杜撰的,其目的是为了抵消第一段对历史事件的真实记载,在读者心中形成的对秦始皇的良好印象,其手法与我们前面列举的心理描写如出一辙。虽然是故伎重演,但是毫无疑问司马迁达到了目的。读这段文字,读者刚刚在心中产生的对秦始皇朦胧的好印象,立刻被尉缭直白的贬斥所取代。等到读完全部文字,留在读者心中的已经没有贤明君主的朦胧形象,而只有尉缭关于吃人和奴役的结论了。

以上是程步《真秦始皇·智取六国》第13页至18页的文字,照录于此。在上述文字中,程步没有颠倒司马迁记载的顺序,只是在叙述完整个事件之后,为了显示小零碎的作用,提请读者把整个事件的文字分为两个部分来阅读,第一部分是公开发生的事情,有可能被记录下来;第二部分是尉缭隐秘的说话,没有可能被记录下来。这样就能看出没有可能被记录下来的尉缭骂秦始皇的话语,是如何改变了读者的心理天平和后世学者的善恶判断的。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