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5,164,805
  • 关注人气:1,289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20赵王撤廉颇用赵括真是因范睢施离间计?

(2020-12-31 09:40:14)
金冠城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20章 伐谋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果不出赵胜所料,就在赵王丹廷议增兵上党之时,咸阳宫大殿内,秦王稷也着急上火。

原本以为上党唾手可得,可是事与愿违,这才刚打了一个多月,还是两路夹击一个廉颇,不惟长平一座孤城打不下来,还伤亡七八千人,这要再打几个月,还不把王龁打光了?

想想他后悔,早知如此,不如采纳张禄的建议,派郑安平拿下郑都,战国七雄之一的韩国就被寡人灭了,先祖四百年挺进中原的梦想,在寡人手里那就算实现了。

现在好,寡人豪言要在韩王的鸿台宫过六十三大寿,日子早过了。上党没得着,还损兵折将,枉费钱粮,这要是再狼狈认怂,叫王龁撤下来,寡人这张老脸往哪儿搁?

他把张禄并群臣都召来中廷,不等群臣山呼毕,一拍御案劈头一句:

“为何寡人两面夹击却拿不下长平,啊?损兵折将,枉费钱粮。卿等讲,何也?”

嘴里是问着群臣,手却指着张禄。

张禄不说话,这等时候,谁开口谁倒霉。

众人面面相觑。

蒙骜不会察言观色,想想肚子里有话憋不住,他便抱拳一揖,结结巴巴道:

“启、启禀吾王,臣、臣不知何人谏于吾王,叫、叫白起取野王?野、野王乃一座孤城,死地。叫、叫白起夹击长平,中间隔着王屋山。王屋山,山高谷深,一夫当关,万、万夫莫开。”

秦王稷恨死蒙骜了,哪儿疼你往哪儿杵。

蒙骜没眼力见,看着秦王稷铁青的脸,他还说:

“吾、吾王圣明,若、若要截断韩国,当击荥阳,荥、荥阳、野王一河之隔,差、差之毫厘,错谬千里……”

秦王稷恨不得大喝一声,立刻把蒙骜拉出去斩了。

他“啪”地一拍案几,蒙骜一怔,张禄赶紧给他使个眼色,蒙骜茫然不解,不过好歹住口了。

众人都不说话,大殿里死一般寂静。

“怎么办?众卿食寡人俸禄,关键时刻,怎一个个哑巴啦!”

张禄一看,不能再不开口了,把老国王逼急了,真指着鼻子破口大骂,群臣面前失尊失宠,不堪设想。他便拱手一揖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略施小计,定叫吾王上党之忧立解。”

秦王稷的脸色立刻就缓解了许多:

“如何立解,讲。”

“启禀吾王,兵法云,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最下策才是攻城。现在王龁恰恰是行此最下策。”

“那怎么办呢?事已如此……”

“两策可解。”

“哪两策?”

“臣去伐谋,吾王伐兵。”

“如何伐谋?如何发兵?直言,休要这等吞吞吐吐。”

“臣遵旨。启禀吾王,兵家言,一城可抵十万兵。廉颇善战,据坚城死守,迫使王龁、白起行下策攻城,致我久攻不下,伤亡日增。臣请十万金,伐谋离间于赵国,必使赵王易将罢廉颇。廉颇除则长平动,长平动则上党易得也。”

“好,甚好!寡人不惜钱财,定要全取上党消灭韩国。那寡人如何伐兵呀?”

“回禀吾王,便是向上党增兵。”

“啊?寡人已经十二万大军集结上党,如何还要增兵?”

“吾王圣明。若以一城可抵十万兵计,赵国于上党便可计作十五万大军。若再加上上党韩军,少说也有三十余万之众,数倍于我。敌众我寡,上党必急切难下。一着不慎还会生出意外,后果堪忧。吾王增兵上党,使我军据有压倒优势,才好破坚城,溃强敌,一鼓而下上党。”

秦王稷听着觉得有理。可是想想,原本就取个上党,一个郡而已,这雪球怎么会越滚越大,包袱越背越重?想甩都甩不脱了,啊?

司马错当年灭巴、蜀,那可是两个诸侯国,走去就灭了,也没这般费事。这是怎么弄的?

张禄窥透秦王稷的心思,轻声道:

“启禀吾王,事已至此,别无它策,只有一鼓作气,迅速拿下上党,才能结束战事。不然旷日持久,夜长梦多……”

秦王稷明白这个道理。看着张禄一副体己的样子,一时恼恨他当初取野王时,不把荥阳、野王的厉害说清楚,不力谏死谏地劝止。他便故意不接茬,转头对司马错道:

“老将军意下如何啊?”

司马错一愣,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。自秦王稷继位四十余年,这还是第一次,大殿之上,当着群臣,给老朽这个脸。

他赶紧抱拳施礼道:

“启禀吾王,若依臣计,不如把王龁暂且撤回来。”

“嘿——,真乃晦气。”

秦王稷心里骂着,嘴上没出口。

秦王稷知道司马错能耐,却又讨厌司马错能耐。当年继位的时候,就这司马错首鼠两端,拒不叩拜。

秦王稷他娘宣太后和弟弟魏冉,将兵杀公子杀大臣杀先王后时,司马错就拒不从命。这之后四十余年,司马错拒不叩拜宣太后,直到秦王稷四十一年宣太后死,老将军都没低这个头。

宣太后恨死这老东西了,几次想把他杀了,结果都没得逞。秦王稷的心思最好你居功自傲称病不朝,寡人也好眼不见为净。可这老将军讨厌不知趣,这把年纪了你要不下旨挡他,上朝议事一次他也不落下。虽是坐在那里不怎么说话,可是看见他秦王稷就有点犯怵。刚才是想到了灭巴蜀,顺口问一句,果然是自讨没趣吃了这个闷瘪。

也可能是受了这个刺激,想想还是张禄可心,他便一拍案几道:

“好,寡人从谏如流,采纳相国禄谏,向上党增兵,定要一鼓作气速战速决,消灭韩赵联军,全取上党。”

“吾王圣明!”张禄伏地叩首。

“告诉白起,叫他拿出当年伊阙之战的豪气来,拿出一仗斩首二十四万的杀气来,将廉颇并上党韩军二十万也好,三十万也罢,给寡人一举全歼,斩尽杀绝,彘犬不留!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

秦王稷四十七年七月。

就在秦王稷计议增兵上党之时,赵王丹已经在大信宫颁下圣旨,任命马服侯赵括为上将军,集结武阳、武遂一线拒燕之兵,高阳、东武城一线据齐之兵,番吾、平阳一线据魏之兵,合兵四十万,西越太行山杀奔上党。

同时,下旨太行山以西的太原郡,集兵五万归赵括指挥,自西向东夹击上党,定要将王龁白起一举歼灭。

圣旨已下,印信典策也制作完毕,内侍召赵括进宫领旨,授兵符。一干仪式毕,赵括伏地叩首,山呼谢恩:

“臣赵括领旨谢恩。臣必不负吾王重托,勇猛攻击,斩王龁,擒白起,全取上党,彰吾王圣明,逞赵军威武。”

赵王丹听了心里高兴。相国果然慧眼识人,寡人眼皮底下的人才竟然忽略了。

他褒奖赵括几句,又赏金赐帛以示恩宠。一切忙完,赵括拜辞回府,收拾行装准备出征。

赵括走后,赵王丹又把赵禹、赵莊、公孙龙等招进王宫,当面吩咐了关节急要,各人分领了符节策书,各赏钱财,分赴列国去行合纵大计。

赵王丹又赏了赵胜夫人珍奇玩好,叫她回魏国省亲时送与魏王。跟着又与赵禹计议了上党大战的钱粮供应。

一切完备,赵王丹吩咐道:

“各位爱卿,存亡大事,还望各位小心行事,务必遂成,早日还报,以免寡人忧心牵挂。”

几个人都伏地叩首:

“臣遵旨,臣等定不负吾王重托,为国家黎民遂成纵约,还报吾王。”

赵王丹看看差不多了,看一眼赵胜,见他没有再嘱咐几句的意思,便挥挥手打算退朝了。

就在这时,却听见殿外一声高喊:

“吾王不可,万万不可!”

赵王丹忍不住朝相国赵胜看一眼,心说这是谁呀?什么万万不可?那日大殿上群臣不都山呼吾王圣明了吗?

他抬头看向殿门,却见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臣,费力地爬过中殿门槛,一步一颤巍地走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内侍伸手拦挡。背着光赵王丹看不清来人的脸,心说这是哪个老公叔,多管闲事。

来人走到大殿章台前,伏地叩首:

“臣蔺相如,叩见吾王。”

嗨,蔺相如,谁这般多嘴。

赵王丹心里想着,冷冷一句:

“卿免礼。赐座。”

“臣谢吾王。”

 

蔺相如是赵王丹他父亲赵惠王一朝的老臣,因和氏璧,在咸阳宫大廷之上戏耍秦王稷,一举成名。一度很受赵惠王的宠信,爵至上卿,官至相国。

在赵惠王一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外姓大臣受宠,宗亲失势,比如蔺相如、廉颇等。之所以如此,并不是赵惠王思想开明,唯才是举,而是因为赵惠王四年沙丘之变时,是外姓大臣出力,这才杀了故太子赵章,饿死了亲爹赵武灵王,才使赵惠王保住性命,保住了王位。经此事变,赵惠王与宗亲,尤其是他的哥哥赵胜,等于是有了杀父之仇,弑君之罪。故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赵惠王不敢用宗亲,尤其是他这个能耐的哥哥赵胜。

然则,周天子大封诸侯八百年,其根本是家天下。土地城池,山川河流,乃至人民,都是周天子的私人财产,可以任意送赏与宗亲宠臣。诸侯王得了封赏,或是武力割地挟封,亦或是通过谋反篡位,三家分晋等,得以称王,域内的土地城池,山川河流,乃至人民,也就成了诸侯王的私有财产,也可以任意送赏与宗亲宠臣。这等体制下,自然是宗亲当道。虽然因各种原因,也封外姓功臣,也委外姓大臣,毕竟是少数。而且宗亲因有血缘维系,容易抱团。外臣各自争宠,反而会相互踩踏,难成气候。赵国亦难例外。

事情的转变在赵惠王二十九年,因阏与之战。

那一年,秦将胡阳占领了韩国的阏与城,韩国求救于赵。

赵国一直觊觎阏与,不惟此城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更因为一旦赵国得到阏与,就联通了太行山西面的太原郡。

可是赵惠王叫廉颇去救阏与,廉颇说,山高路远,救不了。不去。叫乐乘去,乐乘说,敌已抢先占领险要,救阏与徒遭伤亡,也不去。就这功夫,秦将胡阳率领秦军东越太行山,兵临武安城。武安离邯郸只七十里。一旦武安失守,秦军就屯兵邯郸城下了。

危急时刻,还赵惠王的宗亲堂哥赵奢主动请缨,一句“狭路相逢勇者胜”,结果是大败秦军,杀秦将胡阳。不仅解了邯郸危急,还把阏与据赵所有。

那事之后,赵惠王恼恨,想想一干外姓大臣还是靠不住,食寡人俸禄,得寡人封赏,寡人如此恩宠,关键时刻却不替寡人出力。

这时的赵惠王已经在位二十九年了,早已坐稳了江山。沙丘之变也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,一干宗亲,尤其是他的哥哥赵胜,往日的怨气早已不见踪影,不仅兄弟和好如初,赵胜还鞍前马后地奔走,十分卖力。赵惠王就又觉得,还是宗亲可靠,血终究浓于水,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。

赵惠王临死前,复委赵胜为相国,嘱咐儿子赵王丹,要依靠相国宗亲,外人不可信。赵王丹谨遵父王的遗训,正好蔺相如身体有恙,便一道圣旨罢相,恩准蔺相如养病不朝,只给个上卿的俸禄,等于就是弃而不用了。

 

此时蔺相如进殿伏地叩首,直起身子直言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闻吾王集兵四十余万,委马服侯赵括为上将军,统兵击秦,臣以为万万不可。”

“为何呀?”

“回禀吾王,赵括年少,又无将兵作战之经验。如此大战,史无前例,臣恐赵括难以胜任。一旦有失,摧梁折栋。”

赵王丹看看侍坐一旁的赵胜,见他低着头没有说话的意思,便转头冲蔺相如道:

“大军出征,老上卿怎不说点吉利的话。为何一旦有失,怎不是马到成功?”

“回禀吾王,臣大吉之言斛装车载,然将兵作战,立见生死,非臣吉凶之言可定。吾王圣明,廉颇虽粗鄙,难与人交,然其知兵善战,非赵括能比。臣请吾王用人不疑。臣料数月后,廉颇必传捷报于上党。”

赵王丹心说,知道,廉颇向你服软,你们两人刎颈之交,你自然替他说好。于是他就打岔:

“爱卿近来身体如何呀?”

“谢吾王念顾。臣为吾王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“嗯,卿一片忠心,寡人知道了。”

赵王丹正准备把蔺相如打发走,却见内侍急慌慌进来,至章台下躬身施礼,低声道:

“启禀吾王……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