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3子楚当养子质邯郸是秦孝王躲范睢挖的坑

(2021-03-10 09:00:00)
金冠城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3章 悼太子死魏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秦子楚跟赵姬正惊恐万状,突然就听“哗啦”一声响,跟着就是“哗哗啦啦”有人走近的声音。赵姬吓得一把抓住子楚的胳膊,惊呼道:

“不好,有人来了。”

“快躲起来。”

“往哪儿躲呀?”

子楚爬起来就要往草垛后面跑,赵姬赶紧伸手抱住儿子,这时候赵奴抱着一床被子转过草垛,出现在面前。

赵姬闭上眼睛,抚抚胸,摸摸儿子的头,叹息一声:

“吓死我了。”

子楚一步上前,一把抓住赵奴的衣袖,急切地道:

“想法让我们出去。”

赵奴看看子楚,又抬头看看血红的天,摇摇头道:

“怕是出不去。”

“这么呆着,天一亮叫人发现了,连你都得死。”

赵奴还是摇摇头:

“主公让我把你们藏这儿。”

“嗨!”

子楚一甩手,心知跟他掰扯不清。

赵姬突然一把抓住子楚,急切地说了一句:

“找吕不韦,是福是祸都是他惹出来的,让他想办法。”

一句话提醒了子楚,他赶紧央求赵奴道:

“那你替我去找吕不韦。吕不韦知道吧?东头吕府一个大宅院,一问便知。”

赵奴点点头。

“叫他来见我,叫他想办法。”

赵奴又点点头。

“现在就去找。快去!”

赵奴放下被子,转头走了。

子楚四下看了看,都是堆积如山的干草堆。他走到一个草堆跟前,伸手揪住一把草芥使劲往外抽。

“你干什么呀?”

“我掏个洞,万一有人来了,我们好藏里面。”

赵姬看着他不说话。

可是子楚费了半天劲,只揪出几撮草稞,根本掏不出能够藏人的大洞。

他又四下看看,见正儿抱着短剑蹲在两个草堆间的犄角处。他便抱起一捧乱草,往正儿头上盖过去。看看有门。他又忙活了一阵,真就把正儿盖在草中看不见了。

“这办法行。”

“行什么呀?你别把儿子闷死了。”

赵姬起身走上前去,把乱草扒拉开,从里面把正儿拉出来,掸尽头上脖子里的草屑泥土,搂在怀里。

子楚想想也是,这蓬草中哪里藏得住人啊。真要有人搜来了,乱枪扎进去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这么想着,他也就放弃了藏身的念头,走到妻子儿子跟前,腿一软跪坐在草稞中,伸手把妻子和儿子搂在胸前,喃喃道:

“那就听天由命吧。天叫我们死,好歹一家人还死在一起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  2

赵姬说一家人的祸,是吕不韦惹来的,这话不假,却也不尽然。

人生在世,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。仿佛冥冥中就是有个命中注定,不让你知晓,知晓了你也逃不脱。子楚、赵姬的这段命事,起于八年前。

八年前,也就是秦王稷四十二年,秦王稷在魏国做质子的太子,突然死了。遗体运回咸阳,便引发了秦王稷其他儿子争立太子。吕不韦被人利用跟在里面掺和,不期把子楚也扯了进去。当时看是福,现在却成了祸。

八年前,子楚十七岁,吕不韦十六岁。

这年,诸侯列国发生了诸多大事。先是赵国的赵惠王驾崩了,儿子赵王丹继位。秦王稷一看赵国新君初立,有机可乘,便发兵攻打赵国。赵国不支,就派太子长安君出质齐国求救,齐国发兵将秦军包围在赵国境内,欲以全歼。

也正是在这个时候,秦王稷的母亲宣太后病重,张禄抓住时机,扳倒了宣太后的弟弟穰侯魏冉,从一个魏国的逃犯一步登天,当上了强秦的相国,晋爵应侯。

可是,以宣太后、魏冉为首的楚系,在秦国势力很大。太子死了依祖制当立次子秦柱为太子。秦柱是秦王稷的楚夫人所生,秦柱的宠妃又是宣太后给他选定的楚国美女华阳夫人。一旦秦柱继位太子,秦王稷已经六十多岁了,在当时就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了,说不定今晚躺下明天就起不来了。如此一来,楚系便又会重新得势。张禄还没捂热的相国宝座,指定保不住。若秦柱重新启用魏冉,魏冉寻仇,张禄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张禄左思右想,暗暗告诫自己,大事尚未成功,尚需小心努力。于是他就旁敲侧击,怂恿秦王稷的诸多儿子争太子。

宣太后躺在床上虽然快死了,可这等大事她也清净不了。楚系外戚嫔妃都走马灯似地借着探病,向老太太哭诉告急,宣太后当然知道这里面的要紧之处。一日秦王稷来探望母亲,宣太后就拼足了最后的气力,呜噜了几个字:

“长死次继,王道天理,吾儿莫逆。”

秦国人虽然剽悍,可是对母亲却都天塌地陷地孝顺。秦王稷听清了宣太后这几个字,立刻跪地叩首:

“儿谨遵母训,不敢违王道天理。”

这头离开了母亲,那头他就升殿临朝,宣布立次子秦柱为太子。张禄闻听大惊失色,想要游说进谏,却是连个开口的机会也没有。

秦柱立为太子,秦王稷儿子们的纷争算是平息了,这让张禄很是紧张了一阵。一段时间里,他甚至后悔贸然向魏冉开战。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过了没多久,宣太后死了,不用张禄使太大的力气,秦王稷的那些韩夫人、魏夫人,就又策动自己的儿子和党羽闹事,要废太子。

一面是前线十万火急的求救文牍,日夜不断;一面是诸多夫人、儿子要闹事;一面还有秦王稷悲痛欲绝,要隆重葬母不问国事。其时秦国朝廷,真是乱成了一锅粥。张禄看看,逆转败局的机会来了。

这日,河内又有急报到达咸阳,张禄就拿着去向秦王稷禀报:

“启禀吾王,河内又有求救的战报送达,如何应对,乞请吾王明示。”

秦王稷一听就烦,挥挥手道:

“废物,一帮废物。”

“启禀吾王,十万人马被围赵地,如不赶紧发兵救援,只怕……”

“寡人顾不上这些烂事,叫他们自己想法突围。”

“可是赵地离秦国远隔千里,即使突围成功,怕也难逃被人掩杀消灭的厄运。秦失十万众不会伤筋动骨,吾王败于赵,却难免叫列国……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“臣倒是有个计策,不知吾王用是不用。”

“有计策你不早说!”

“臣该死,臣有罪。”

“说呀!休要该死有罪的废话。”

“臣遵旨。启禀吾王,臣以为,不如派太子入质赵国,两厢议和。”

“能成吗?”

“只要秦太子离开咸阳赴赵,齐国必以为赵国失信背齐,秦赵已在暗中议和。如此,齐必不肯全力济赵击秦。甚而一怒之下,囚杀赵质子长安君,也未为可知。此时臣再使人从中斡旋,必能使赵地秦军全身而退。”

秦王当时已经脑子不进事了,闻听此言便道:

“如是甚好。卿就去传寡人旨,叫太子柱入质赵国议和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张禄伏地叩首,长出一口气。

秦柱憨直,太子入质又是列国惯例,于是也没多想,遵旨谢恩,收拾行李就准备上路了。

秦柱的宠妃华阳夫人很有心计,心里一琢磨,不行,不能去。

宣太后一死,楚系一支在秦国顿失靠山,实力大衰。如果秦柱再出使赵国,自己跟着一走,国内这帮韩系魏系岂不正好兴风作浪,万一这期间六十多岁的秦王稷“嘎嘣”一声,自己哪里还回得来?

可是秦王已经下旨了,不去也不行啊。

这日,瞅了个机会,华阳夫人就跟秦柱商量道:

“夫君,出使赵国咱想个办法,不去行不行?

“父王圣旨已下,不去哪行啊?”

华阳夫人便把这其中的利害,翻来倒去对秦柱一说,秦柱也觉得有理。可是两人左思右想,却又想不出好办法来,唏嘘一番,平添愁苦。

华阳夫人不死心,找来家里人商量。

一家人闻言也很愁苦。兄弟姊妹,父母叔伯,能够在秦国显贵,就靠华阳夫人得宠于秦太子。可是无奈帮忙之心有,成事的计策却想不出来。一家人坐在那里愁眉苦脸,鸡嘴鸭舌,半天没有个好主意。

华阳夫人生气,一甩衣袖骂道:

“瞧你们一个个锦衣玉食,只会攀依在我身上享福,到了有事了,一个也帮不上忙。”

一面说着,忍不住伤心自己,先嘤嘤地哭了起来。

华阳夫人的弟弟封号阳泉君,一看姐姐生气了,便上前给姐姐宽心道:

“姐姐不必伤心,我有个主意,不知好使不好使?”

“好使不好使说出来才知道啊,赶紧说呀!”

“姐姐收养一个儿子。”

“这是哪儿跟哪儿?说点有用的行不行!”

阳泉君被姐姐抢白了,便不说话了。

“说话呀!”

“姐姐既然说没用,为弟我不敢惹姐姐生气,自己找骂。”

“那你说收养个儿子,他跟太子为质能有什么用?”

“那我就说了。”

“别罗嗦了。”

“姐姐你也别再骂我了。”

一干家人也着急,都催阳泉君快说:

“哎呀,亲姐姐骂你两句有什么呀?那不是姐姐疼你才骂你吗?快说吧,有没有用,你姐姐自会拿主意。”

看着众人都等着他拿主意了,阳泉君这才徐徐道:

“姐姐,愚弟以为,姐姐眼前有三难。”

“乌鸦嘴,怎么又有三难啦?”

“……”

“说呀。”

“那你别再骂愚弟行不行啊?”

“好好,行行,说吧。”

“是姐姐。愚弟看,姐姐第一难,乃太子赴赵。秦王高寿,众王子觊觎王位。一旦秦王山崩,姐夫远在赵国,秦王之位必为其他王子所得。若如此,新王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杀故太子以固王位,就如今王般……”

众人一惊,华阳夫人的舅舅赶紧扯扯阳泉君,把根手指竖在嘴上道:

“嘘——”

阳泉君心知自己说漏嘴了,赶紧耸肩缩脖子。

闻听此言,华阳夫人不由自主地一哆嗦,她生气地瞪了弟弟一眼,想骂他一句乌鸦嘴,可是心下也不得不承认弟弟说得对。这个凶险,过去自己竟然没有想到。故而话到嘴边,却改成了没好气的埋怨:

“这跟收养儿子有什么关系?你少说这等晦气的话吧!”

“好好,为弟不说晦气的话。姐姐第二难,是失宠于太子夫君。女人之所以得宠于夫君者,不过美貌耳。而美貌所惧者,岁月也。即使姐姐的太子夫君得以顺利继位,可姐姐终有人老色衰的一天。到那时,太子登基,嫔妃环绕,姐姐焉能继续专宠乎?”

华阳夫人也是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,但毕竟年纪尚轻,美貌犹存,便没有那么急迫之感。如今让弟弟点破,不觉羞怒交加:

“讨厌,叫你别说那晦气的话,你成心气我是不是?”

“为弟哪敢啦?不是姐姐叫我说的嘛。”

“行啦不要罗嗦了,还有吗?第三难是什么呀?”

“这第三难就是姐姐无后。即使太子顺利登基,姐姐继续专宠,可是姐姐没有儿子。太子亦近天命之年,一旦归天,姐姐没有儿子,兄死弟继,太子其他兄弟登基为王。以姐姐现在的专宠,难免不遭其他嫔妃嫉妒,以咱家人现在的声望财富,难免不被其他公子怨恨。到那时,姐姐失去太子靠山,新王一道圣旨,或抄家或赐死,姐姐连同我等,只能是束手待毙,饮恨黄泉。”

华阳夫人脸白了,忍不住一把拉住弟弟的衣袖道:

“你个臭嘴没一句好听话。别卖关子了,怎么办赶紧说吧。”

“办法就是我刚才说的,姐姐收养一个儿子。”

“收养一个儿子怎就能解这三难呢?”

“能呀。姐姐若是有了儿子,以现在太子对姐姐的宠爱,一旦秦王驾崩太子继位,姐姐的儿子必然立为太子。如此一来,即使姐夫又宠爱上了别的嫔妃,姐姐以子而贵可以无忧。姐夫百年之后,姐姐的儿子继位为王,姐姐更贵为太后,岂不永享富贵。”

华阳夫人点点头,可是立刻又皱起了双眉:

“可是眼下怎么办?王旨已下,太子不能不去,如果远赴赵国,一旦秦王山崩……”

“愚弟此计之妙,正在于此。”

“怎么就正在于此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