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4赌王孙继位太远吕不韦交子楚另有隐情

(2021-03-11 09:00:00)
金冠城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4章 养子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华阳夫人皱起了双眉问弟弟道:

“可是眼下怎么办?王旨已下,太子不能不去,如果远赴赵国,一旦秦王山崩……”

“愚弟此计之妙,正在于此。”

“怎么就正在于此?”

“太子不能去赵国,可也不能让其他公子去。一旦其他公子代替太子出使赵国,秦赵议和成,秦军得以解围,此公子便有功于社稷。姐夫太子之位堪忧。而如果姐姐得子,便可奏明秦王,言太子与太后感情甚笃,为太子理应随父王在太后葬礼上尽孝。恳请吾王以太子之子易为使者,入质赵国。秦强赵弱,秦国主动送子为质,赵国绝无拒绝之理。如此一来,姐夫不必赴赵。一旦秦赵和好,姐姐之子便有功于社稷。三难岂不具解矣!”

围坐在一旁的家人,不约而同地出了口气,都七嘴八舌道:

“哎呀,还是阳泉君聪明,你姐姐平时没白疼你。”

华阳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脸上渐渐泛起笑容。可这笑容呆了没多一会儿,又立刻消失了。

阳泉君见状问道:

“姐姐何如还是郁闷不乐?”

“你这主意虽好,可是事情紧迫,你叫姐姐立时上哪儿去找这么个儿子啊?”

“对呀。”一干家人都附和。

“此人须谦虚平易,否则此事难成。”

“对呀,此人还当忠厚诚实,否则日后容易生变。”

“没错,这最要紧的。”

华阳夫人急得直跺脚:

“是啊,哪有这样的人啊?上哪儿立时就能找着这么个合适的儿子啊?”

阳泉君这时才得意地一笑道:

“弟弟我已经替姐姐物色好了一个人。”

“谁呀?”一干家人都忍不住趋前急问。

子楚可以。”

众人看看华阳夫人,复又转头看向阳泉君。

阳泉君道:

“太子姐夫有二十多个儿子,只有子楚为人平易忠厚,可以一试。而且,子楚他娘不得太子宠,子楚也不受母疼。如此落魄孤单之人,易成。”

“别人都不行?”

“其余公子,或骄横不羁,或冥顽难驯。不说姐姐能否看上他们,单其母和他们自己,怕也是断不会同意。如今事情紧急,姐姐还是得快拿主意。”

听了弟弟这番话,华阳夫人觉得有理。

合适不合适还是次要的,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有这么个人选,他自己要同意,他娘要同意,还要说动太子同意,更要说动秦王同意用王孙易太子。

华阳夫人叹了口气,像是下定了决心,对阳泉君道:

“弟弟你说得对,难为你替姐姐想得周到。就这么办。可是,谁替我去试探一下子楚的想法?”

阳泉君一听华阳夫人同意了,便一拍巴掌,笑着说道:

“姐姐你得赏我,连这个试探的人,弟我都为姐姐物色好了。”

“谁呀?”

“吕不韦。”

“吕不韦?就那小孩儿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行吗?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能交给那小孩儿去办?”

华阳夫人不同意,一干家人也觉得不靠谱。

吕不韦的父亲是韩国巨贾,祖宅在韩国阳翟吕不韦很小就跟随父亲出入列国王室宫廷,靠在王公贵族间倒腾珍奇玩好,家累千金。由于经常出入豪门,人头熟也练大了胆子,没事里攒东摸西,见谁都不怵,什么话都敢说,伶牙俐齿,神头鬼脸,很招人喜爱。

阳泉君见姐姐不放心,就解释道:

“小孩子过去传话最好。事情成了自不必说,事若不成,就当是小孩子瞎说,没影子的事。待到子楚真的有意了,他娘也不反对,姐姐再出面将他请来面谈,这样最好。”

一家人听了,也都觉得有理。

华阳夫人想想,眼下也只能这么办了。于是就拿出十镒黄金,让阳泉君去找吕不韦。

阳泉君不敢怠慢,拿了黄金出了太子府,立刻就让人去找吕不韦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   2

太子府是咸阳宫外,鸿台北面的一个三进大宅院。太子秦柱住在中间的三进大宅中,他的几位夫人妃子在第三进各占一个小宅院。她们所生的孩子,男孩十五岁以后就在太子府的右侧建个独门的小院居住,女孩随母亲居住直到出嫁。

子楚的小院在太子府的东北角,三间北屋,左边是卧室,中间是客厅,右边是书房。北屋的前面左右有两个厢房,左边住着个先生,既是教授字书的老师,又是伺候起居的仆人。右边是茅房和马棚。小院在南面开了一扇门,门边有个小耳屋。住着个奴仆算是门房。

依规矩,子楚平时是上午读书习字,下午到咸阳宫的鸿台走马射箭。出太子府要向太子府总管请假。由于没有同母兄弟,子楚平时的日子过得十分单调冷清。

这日上午,子楚正在书房照着先生布置的书课,习字温书,吕不韦摇头晃脑地进来了。

“公子。”吕不韦叫了一声。

子楚见有人进来,心里高兴,却不敢撂下手中的笔。

“知道我来干嘛吗?”

子楚抬头一看是吕不韦,白了他一眼说:

“你能有什么好事?”

“好事,公子你得赏我。”

“我赏你个大嘴巴你要吗?”子楚难得有人可以这般没正行地斗嘴。

“那就拉倒,我走了。”

吕不韦假装转身要走。

“走了就别回来。”

“嘿,我还拿不住你。”吕不韦自己又转了回来。

“说吧,什么事?”

“我来替公子壮阔门第!”

子楚笑笑,头也不抬回他一句:

“你先把自家的门第壮阔了,再说吧。”

吕不韦嘿嘿一笑:

“公子好不知礼,越制是要灭门的。所以我家的门第,得仰仗公子门第才能壮阔。”

子楚把目光从笔尖移开,一面游神般在竹简上划拉,一边等着吕不韦下文。

吕不韦也不兜圈子,直接对子楚说道:

“秦王高寿,太子夫人无子,公子意下如何?”

子楚知道吕不韦是个能忽悠的人,也没当回事,随便问道: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给华阳夫人做儿子。”

“你呀?”

“你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去?”

“我姓吕,我想去人家不收啊。”

子楚不说话,在心里翻腾这事。

“动心了。”吕不韦指点着子楚坏笑。

“我不动心。”

“你动心。”

“切,你是我肚子里的屎啊?”

“我是你肚子里弯弯绕的肠子。”

“肠子里包的还是屎。”

吕不韦并不计较。他转身在书房里踱步,摇头晃脑道:

“当今之势,公子你有兄弟二十余人,你居中,母亲不得宠,一日秦王山崩太子即位,要想争位太子你没戏。可是据我观察公子诸兄弟,都只知玩乐,惟公子你读书习字,胸有大志。可是如果不能立为太子,公子的一腔抱负,满身才能,岂不只能付之流水,呀?”

吕不韦这番话说对了子楚的心事,他便应道:

“是啊,这是天意,我能怎么着?”

“只要能被华阳夫人收为嗣子,以太子对华阳夫人的宠幸,一旦即位,你就是太子。以后你继位成了秦王,岂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?”

子楚想想,嘟囔道:

“哪有这等好事。”

“有啊,公子如果重金赏我,我吕不韦可以帮你去跟华阳夫人说去。”

子楚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光明前途,也不信事情能像吕不韦说的那样简单。于是他就把从书本学来的先祖秦孝公的一句话,随口说与了吕不韦:

“好呀,若真如此,秦国我与你裂土而共之

“当真?”

“就当真怎么着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?”

“万马难追。”

“那好,一言为定。”

吕不韦转身就要往外走。走了几步他又折了回来,把根手指放在嘴上,示意子楚大事勿泄。

看着吕不韦一脸的严肃,又示意他不要外泄,子楚也就不能不当真了。

          3

吕不韦得了子楚的话,兴高采烈去给阳泉君复命。华阳夫人闻听大喜,又重赏了吕不韦。

接下来,华阳夫人就让弟弟阳泉君直接去找子楚,正式敲定。又找了个能说会道的妹妹,去跟子楚的母亲说定这事。子楚的生母心知自己年老色衰,富贵无望,复得宠幸也无望。母亲望儿好,若能攀上华阳夫人做个养子,将来能不能继位太子两说,至少眼前的生活可以富裕一些,好在王家的规矩,做了华阳夫人的养子,自己这个生母的地位变不了,故而没有不同意的道理。

万事俱备,这日,华阳夫人就找了个机会,向丈夫太子秦柱提出收养儿子的事情。

秦柱原本就在为出使赵国发愁,一看华阳夫人把什么都搞定了,自然欢喜。华阳夫人关照丈夫,这事一定要避开相国张禄,其中利害如此这般。秦柱不傻,自然明白。

数日之后,一日秦柱去内廷向父亲请安,顺便商量太后的葬礼,赵国的战事。秦柱眼含热泪,把华阳夫人教与他的那些话对秦王稷道:

“启禀父王,国家大事内外交扰,儿臣无时不想替父王分忧。圣旨一下,儿臣恨不得插翅飞到赵国,与赵王议和,解我军之围,消父王牵挂之忧。可是儿臣从小在祖母呵护下长大,无祖母便无儿臣。如今她老人家山崩辞世,儿臣若不为祖母披麻戴孝,顶盆送终,心如刀绞,自觉不忠不孝,无以为人。况且父王高寿,太后辞世,父王悲痛欲绝。儿臣不守候在父王跟前,也着实放心不下。”

秦王稷见儿子这般孝顺,自然也很欣慰:

“啊,好。吾儿一片孝心,为父甚是欣慰。我儿就留下吧,入质赵国议和的事情,寡人叫张禄另择别子去。”

秦柱闻言,赶紧叩首谢恩,直起身来接着道:

“启禀父王,儿臣不敢以私情而废国家大事。请父王准许儿臣之子,替儿臣入质赵国,完成父王谕旨使命。”

“哦?好啊。”

秦王稷觉得无所谓,谁去都一样,儿子代表老子理所当然。当年周天子要见先祖孝公,先祖孝公就是让儿子替他去的。天子都能如此,他赵国岂敢挑这个理?

“如此甚好,准奏。”

“父王既恩准儿臣子替父使赵,儿臣乞请父王立刻降旨,好叫儿臣子立刻启程,星夜兼程赴赵,以成议和大事。”

“好,寡人准了。”

秦王稷当即就叫御史拟旨,盖上玉玺,当时就交给秦柱。秦柱也不耽搁,当即拜辞父王。回到府宅,就大张旗鼓替子楚准备行装。待到张禄闻听此事,大惊失色,无奈木已成舟,回天乏术。

几天之后,子楚便打点行装离开咸阳前往赵国,华阳夫人欢天喜地拉着太子秦柱,带着一干家臣,过灞桥给子楚送行。

华阳夫人此时对子楚其实并不熟悉,更谈不上什么母子情感。不过想想由于子楚秦柱和自己摆脱了一次险恶的危机,而且从此以后有了这么个儿子,后半生有了保障,不觉生出些许感激之情。

一行人送至灞桥,站在桥上放眼望去,原野一片萧瑟。再看子楚,一个十七岁的少年,身体单薄,随行寥寥。好歹也是王室骨血,平时养尊处优,这会儿却要为国家的事情远赴他乡,深入虎穴,华阳夫人不免心酸。

正好吕不韦跟他父亲也要去赵国行商,两下的车队一比较,华阳夫人就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更是凄凉。

吕不韦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,身后是逶迤一里地的车队。左右有家丁伙计,或骑马或徒步,跟随保护。那车队指不定拉着什么珍奇玩好,价值千金。再看子楚,一共两辆简车。子楚一辆,跟在后面的拉着行李,十几个军卒护送。吕不韦骑在马上神气活现,子楚则皱着眉头不知是依依不舍,还是对未知的赵国担心。

吕不韦的父亲行到太子和华阳夫人跟前,下车过来请安。

“下臣小民给太子请安。给太子夫人请安。”

秦柱拱拱手:

“免礼。”

吕不韦神头鬼脸,就骑在马上朝太子和华阳夫人拱拱手:

“吕不韦这厢有礼了。”

华阳夫人突然想起了什么,冲着吕不韦招手:

“那孩子,过来,夫人跟你说句话。”

吕不韦狗胆包天,打着马就过来了,吓得他父亲赶紧低声呵斥道:

“你要死啊你,这般无礼?还不赶紧下马给夫人赔罪。”

吕不韦嬉皮笑脸翻身下马,走到华阳夫人跟前也不行礼,只仰着头,嬉皮笑脸道:

“什么事夫人,你就说呀,不韦听着呢。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