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7赵胜言三日平邯郸乱不镇压他使什么招?

(2021-03-16 09:00:00)
金冠城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7章 激勇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赵胜看着赵王丹这般卑躬屈膝,奴颜媚骨,彻底放心了。于是他伏地一拜,直起身来道:

“臣不敢。臣为吾王,为江山社稷,自当鞠躬尽瘁。王勿忧,暴民不足虑。所谓民心,不过略施小计,因势利导而已。”

“啊,对对,不足忧,不过是因势利导。敢问叔父,如何略施小计,因势利导?”

赵胜不说话。

赵王丹不敢追问,想想又不踏实,便道:

“叔父不日就要离开邯郸,远赴楚国去说楚王合纵,叔父一走,万一……”

“王放心,三日之内,臣必使暴乱平息,街衢井然。”

赵王丹将信将疑:

“啊?真能如此?可公叔不知,暴民早已成千上万,叔父如何能不用刀兵三日平息?”

“这等小事,王交给臣就行了。倒是合纵事大,一时也不能耽误。”

赵王丹闻听此言,看着赵胜不容置疑的样子,心里虽不放心,却是不敢再逼问了,只好道:

“有理有理,叔父神机妙算,从无不应,寡人叹服。叔父真乃上天赐予寡人的恩公贤相也,有叔父辅佐寡人,寡人才能坐稳江山,不辱先王嘱托。”

赵胜闻言,不卑不亢道:

“若王恩准,臣三日后就启程赴楚了。”

“叔父所请,寡人无有不准。只楚国山高路远,叔父一路还得多加小心。多带护卫,常报平安,免得寡人挂念。叔父谋划的反败为胜,全取河内的大计,一盘大局,只有叔父能操持,寡人群臣皆力所不及。赵国可以无寡人,不能没有叔父也。”

赵胜既不谦让,也不客套感激,只回了三个字:

“臣遵旨。”

赵王丹想想,要说的话都说了,担心的事有的有了答案,有的没有,可是指定也得不到。看看赵胜坐在那里,再没有开口说的意思,他便没话找话地问道:

“日前叔父身体有恙,不知是否完全康复否?叔父要远赴楚国,不免舟车劳顿……”

“臣谢王。”

“啊,叔父出使楚国,叫邯郸尉发兵护卫,定要万无一失。所需金钱玩好,叔父自府库任意支取,万勿再禀寡人,劳神费时。”

“臣谢王。”

赵王丹搜肠刮肚再也找不到话题了,只好起身告辞,还驾回宫。赵胜也不礼送,只在厅堂拱手一揖了事。

赵王丹走后,赵胜着人把虞卿找来,命他赶紧启程去游说燕、齐。又吩咐一个家臣,自今日起,每天进宫找郎中令,催问调廉颇的王旨。完了这才吩咐家臣道:

“准备行装,三日后出邯郸南门,奔楚国都城郢陈。”

“仆遵命。敢问主公,主公带多少人扈从?”

“你去挑选门客二十余,皆要悉楚政风民俗者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“两百舍人护卫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“叫邯郸尉发五千卒,护送本公入楚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家臣等了一会儿,没见赵胜有新的吩咐,忍不住悄声问道:

“主公,那这城里的暴民怎么办?”

“你去,叫赵禹派个人去问问,暴民要杀秦质子,杀着了没有。”

“回主公,好像是没杀着。”

赵胜瞪他一眼,一甩衣袖掉脸走了。

那家臣吓得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伏地一拜,这才回过神来,低声把赵胜的话重复一遍道:

“仆该死,仆遵命。叫赵禹派个人去问问,暴民要杀秦质子,杀着了没有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2

赵胜的家臣依照吩咐,去赵禹府传话。第二天没回音,赵胜没问,家臣也不敢擅自去催。又过了一日,突然就听府外人声鼎沸,跟着就见门监连滚带爬地进来禀报:

“丞爷,不好了,暴民把府上包围了。”

“啊?”

家臣大吃一惊,赶紧带着门监去见赵胜。

“主公不好了,暴民把府上包围了。”

“哦?”

赵胜并不惊慌,只起身迈着方步往前面走。

一行人刚转过厅堂,就见几匹马已经冲进府门,直迎面奔驰过来,扬起一片尘土。赵胜抬头看去,骑在马上的正是李谈。

赵胜的家臣紧走几步挡在赵胜前面呵斥道:

“放肆!李谈,尔竟敢在相府驰马,不知死乎!”

李谈猛一勒住马,那马扬起前蹄,嘶鸣一声,又转了一圈,这才停了下来。李谈在马上一顺马鞭,双手抱拳,朝赵胜拱拱手,嘿嘿一笑道:

“事急。”

说罢他翻身下马,张手一抖双肩,这才走到赵胜跟前,复又拱拱手道:

“相国大人,李谈这厢有礼了。”

不待赵胜有所表示,他又回头骂骂咧咧招呼身后的人道:

“你们他妈的还不赶紧下马,过来给相国大人见礼!”

骑在马上的人都纷纷跳下马,踢里图噜走到赵胜面前,七嘴八舌抱拳道:

“相国大人在上,我等给相国大人见礼了。”

“嘿嘿,见过相国。”

“哎呀,果然是侯门深似海呀,小的这辈子还没进过相国的豪府呢。”

赵胜的家臣看了生气。

他妈的一帮贱民,见了平原侯公相国大人,竟敢拱拱手就过去了?

家臣正要发作,赵胜后脑勺没长眼,却看得真切。他伸手一摆,便把家臣就要出口的呵斥拦住了,反倒是拱手一揖道:

“诸公劳苦,那秦贼抓着没有?”

“没有。跑不了,他出不了邯郸城!”

李谈说着话,拿马鞭在自己的靴子上“啪啪”抽了两鞭子,立时扬起一些尘土。

“里边请。”

赵胜伸手示意。又转头对家臣道:

“备酒,本相要犒劳壮士。”

“相国大人,我那弟兄们忙活了这些天,今日都还没吃饭呢。”

“那就都请进来。”

李谈嘿嘿一笑:

“相国大人,您这府宅虽豪阔,可是装不下李某的弟兄。”

“哦,你那弟兄有多少人?”

“成千上万。”

“走,看看你兄弟去。”

赵胜往外走。

李谈吆喝一声,一干随众都踢里吐噜跟着。

一脚迈出相府门,赵胜也不免暗暗吃惊。只见相府门那阔大的广场上,黑压压挤着全是人,一眼望不到头。

众人看见赵胜出来,很多人不认识,见李谈跟在后面,众人便欢呼起来:

“李公来啦!”

“李公威武!”

“李公千岁!”

李谈摆摆手,示意众人静声:

“行了行了,都他妈闭嘴!”

待到人声稍息,李谈把根大拇指一翘,指指身旁的赵胜道:

“兄弟们,认识不?这就是鼎鼎大名平原侯公,相国赵胜,赵公是也!”

众人复又欢呼起来:

“平原侯公威武!”

“赵公大人千岁!”

“相国英明,杀秦国人啦!”

赵胜一看这架势,真比率领着千军万马都要让人自命不凡。他扫一眼众人,就在相府门前的台阶上挥了挥手,提高嗓音对众人道:

“各位壮士!尔等是赵国人的英雄,尔等的英雄壮举,本相佩服!自豪!”

众人欢呼:

“侯公英雄!侯公英雄壮举,我等佩服自豪!”

赵胜听了并不计较,提高了嗓门接着道:

“夫战,勇气也!两军相对勇者胜!一人拼命,百夫难当。百夫拼命,可敌万军!我赵国有尔等壮士英雄,秦国小儿休想猖狂!”

“相国千岁!”

“侯公千岁!”

“杀秦国人!”

“把秦国人斩尽杀绝!”

见众人被煽乎得热血沸腾,赵胜大喝一声:

“赐酒!本公今日要与众壮士一同举樽,一醉方休!”

众人复又欢呼:

“一同举樽,一醉方休!”

赵胜回头对家臣大声道:

“来呀,支几口大锅,宰羊炖肉,叫众壮士开怀畅饮!”

众人闻言,复又欢呼:

“宰羊炖肉,众壮士开怀畅饮啦!

家臣面有难色,一看赵胜一副豪爽的样子,只好赶紧应诺,奔去操办。

赵胜拉住李谈的手道:

“李公,招呼你的兄弟,咱们里面请。”

就在众人的欢呼声中,赵胜拉着李谈,被众人簇拥着回到府中。下人早已备好宴席。

“李公上座。”

李谈也不推让,在赵胜的右侧一屁股落座。

“李公请。”赵胜亲自端起一樽酒敬上。

李谈也不客气,大大咧咧一把攥过来,一扬脖子,“咕咕咕”一饮而尽。

“李公真壮士也!”赵胜一旁赞道。

“相国大人,喝!”

“喝!李公劳苦功高,喝!你的弟兄们都劳苦功高,都喝!”

“听见没有,相国大人说你们劳苦功高,都喝,一醉方休!”

酒过三巡,外面突然传来吵闹声,一听便知不是喝酒狂欢,却似有人要闹事。李谈对着一个死党一挥手道:

“看看去,吵吵什么啦!”

“奴才遵命。”

那人赶紧放下正啃着的一只羊腿,一边使劲嚼着嘴里的肉,一边跑了出去。不一会儿回来报告:

“李公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有人要闹事。”

“他妈的闹什么事?有吃有喝,还有人要闹事?”

“酒是喝上了,可吃的还一直没弄出来,光喝干酒肚皮里燥得慌。”

“你他妈的吃的哪儿去啦?”

“这会儿羊皮还没剥下呢。”

李谈大怒,当着赵胜的面“啪”地一拍案几骂道:

“你他妈的这帮混蛋,叫他们等着!你娘的操屄还得先扒裤子再掰腿,吃肉不得先杀羊剥皮?谁带头闹事给我拉出去砍了!”

“啊是,全听李公吩咐。”

那人掉头又奔了出去。

侍立一旁的家臣,见李谈竟敢在赵胜面前拍案骂人,口出秽语,怒不可遏。待要呵斥他几句,却见赵胜微笑颌首,并无怒色,他也只好忍了。

李谈骂得痛快,借着酒劲转头对赵胜道:

“相国大人,我有一言,不知相国大人听是不听?”

“李公请讲。”

“秦军攻城,日夜不绝,相国大人不担心赵国亡国乎?

“本相焉能不担心?赵亡则本相必为秦虏,只苦于没有壮士肯替吾王上阵杀敌呀。

李谈一边拿手在嘴里抠了抠塞在牙缝中的一个肉筋,一边摇头道:

“可是叫我李谈看来,相国大人并不是真着急。”

“哦,何以见得?”

“大人瞧你的相府后宫,妻妾以百数,婢女奴仆以千数。都食粱肉,穿绫罗。而邯郸城的百姓,却都粗布麻衣,糟糠不厌。若大人能令夫人妾婢,舍人奴仆编成卒伍,分工而作。散尽家财以犒赏将卒壮士,必能振奋士气,张扬勇武。俗话说,众心齐泰山移。以奋勇之师,拼死之民,击疲惫之秦,焉能不大获全胜!”

赵胜闻言,离席向李谈俯首一拜道:

“李公之言,叫赵胜茅塞顿开。夫战勇气也,夫胜人心也。人心所向,刀枪不入。勇气之壮,所向披靡。”

说着话,赵胜转头朝家臣吩咐道:

“来呀,就按李公说的去办。叫夫人婢女,门客奴仆,皆照军伍之制,编成队列,操练杀敌之术。开府库,尽散家财,犒赏杀敌立功的勇士。不日与李公所率壮士一同,出城杀敌!”

家臣一愣,看赵胜一本正经的样子,只好拱手回道:

“仆遵命。”

赵胜又举樽敬李谈:

“来,李公,赵胜再敬李公一樽。吾王得李公,国家大幸,百姓大幸矣!秦军遇李公,将死卒亡,不堪一击。待李公得胜归来,本相必奏明吾王,为李公进爵封侯。”

李谈哈哈一笑:

“岂敢岂敢,多谢相国大人。”

说着话,举樽扬脖,一饮而尽。跟着把酒樽“咣”地一声顿在案几上,转头对一干随众道:

“听见没有,杀敌立功,相国有赏。跟着我李公,日后叫相国大人都给你们进爵封侯。也他妈的住相国大人这样的豪府,妻妾成群日弄不完,使奴唤仆作威作福,哈哈哈哈!”

众人都举起酒樽酒碗,咋咋呼呼应和起哄。

李谈又把一樽酒灌进嘴里,复又一顿酒樽,豪言道:

“相国大人放心,不日我李谈就亲率众人,杀出城去。什么他娘的秦将王龁,我李谈视如草芥。相国您请城楼观战,看我等如何将那秦军赶尽杀绝,一举消灭,解邯郸之围,报大人器重。”

“李公豪壮!真乃千古未有之壮士也!”

李谈气血上涌,举起又被斟满的酒樽,复又将那一满樽酒一饮而尽。

正在这时,一个喽啰连滚带爬就闯了进来。赵胜的家臣正要喝斥,却见他径直蹿到李谈跟前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连说带比划道:

“李公不好啦,秦质子跑了。”

李谈一惊:

“跑了?跑哪儿去啦?给老子抓回来!”

“跑、跑城外去了。”

“胡说!”

李谈一个嘴巴扇了过去,把那小喽啰打得一头撞在地上,爬起来抚着脸,结结巴巴道:

“小、小的不敢胡说。那秦贼这会儿正在西门,冲城上骂呢!”

李谈“咣当”一声扔下酒樽,拔腿往外走,边走便骂骂咧咧道:

“走!老子去看看!日他娘的,跑哪儿老子也要把他逮回来,将他碎尸万段!”

走到堂口,突又停了下来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