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冠城娱乐网址_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98长平大战邯郸大溃秦昭王五年打光老本

(2021-05-24 08:00:00)
金冠城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98章 汾水西北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麃骑军千长心里想着,嘴上却不敢叫苦,只拨马去招呼属下,打马直奔汾城东门。

离着城门还有七八百步远,那千长手搭凉棚往城头上瞭望。只见城门紧闭,城楼上已经插上了魏国的军旗,有十来个人在城上晃悠,大半个身子露在城垛外。看看装束,有的像魏卒,有的像百姓。

那千长心里寻思,七八百步远,城上应该已经看见我等驰近了,怎没一点戒备?必是没料到有队列整束秦军骑兵,会从东面来。

这么想着,他就朝身边一个百长道:

“去,叫门,叫城上开门。”

“啊?上千,那要是城上问起来,怎么回答?”

“你就说老子们是赵国塞外的铁骑,一路追杀秦军,人困马乏,要进城暂歇。”

“末百遵命。”

那百长嘴上应着,心里哆嗦,特地叫了几个士卒打马跟着。一行来到城下护城河边,那百长站在桥头朝城上喊道:

“开门!打开城门,我们将军要进城暂歇!”

城上一下有几个人过来,扒在城头上看看,其中一人问道:

“哪儿的?哪部的?”

百长骂道:

“你娘的眼瞎啦?我等赵国塞外铁骑。一路追杀秦军,人困马乏,要进城暂歇。”

城上怪叫一声,一个声音道:

“等着啊!有人去开门了。”

不一会儿,轰轰隆隆城门大开了,那百长朝身后挥挥手,一马当先进了汾城,城楼上的魏卒和百姓还举手欢呼。

此时魏军刚刚占领汾城不久,免不了杀人劫掠,城门只几个魏军并十来个百姓守城。秦军麃骑军百长进了城门,便一声令下,带着人马沿着马道冲上了城楼。这时候,守城的魏卒和百姓才如梦方醒,大呼小叫地四下逃散。

占领了城门,后续的麃骑军蜂拥入城,刚刚安顿下来的魏国骑兵正在吃饭数钱,一时大惊失色,忙不迭撂下手中的钱食,拔剑抵抗,哪里还来得及。麃骑军一拥而上,肆意砍杀,战斗很快就结束了。

太阳收起最后一缕霞光时,张唐骑着马进了汾城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河内秦军主帅,上将军王龁,在几百个亲兵保护下,一路向西奔逃。路过长平城时,远远望去,城门紧闭,城上却没有敌军守卫,料想是百姓反叛,闭城自守。

身边一个都尉进言道:

“上将军,要不要打一下?”

王龁瞪了那都尉一眼。

那都尉道:

“打下长平城,上将军起码可以进城吃饭喂马,稍歇一晚。”

“就这百十来人?”

“嘿嘿,上将军下马暂歇,末尉去后面收拢败兵。能拢来五千人马,对付城中一帮百姓……”

王龁摇摇头。

长平是王龁的伤心地,凶死城,若无长平一役,也不会有今天的溃败。他不想再被围在长平城里,这一次是断不会再有人来救援,只有死路一条。

看看人困马乏,王龁还是咬咬牙道:

“继续撤退,休要耽搁。”

看着那都尉还要张嘴进言,王龁接着道:

“廉颇塞外骑兵马快,若是叫本上将军被他擒获了,生死事小,吾王失颜,秦军折威事大。走,休要啰嗦。”

“末尉遵命。”

一行人复又打马西走,一路忍饥挨饿,复又向西狂奔了几十里,傍晚时分,终于进了太岳山中。

看看马实在是跑不动了,王龁这才下令停下来,叫马啃点草皮饮点水,人只好饿肚子了。带的干粮早吃完了,四下一片荒野也没个村落人家,偶尔路过的败兵一个个都是饿鬼,就算有村落,怕也早被抢空了。

众人躺在山坡下发愁,前面都是反叛的城池,后面是紧追不舍的仇敌,就这么跑下去,不战死也得饿死。

正在这时,却见百十来个秦卒败兵,都踢里吐噜从身边跑过,其中一个百长认识王龁,赶紧跑过来抱拳行礼:

“上将军,末百给上将军见礼。”

王龁这会儿饿得没劲说话,“噢”一声。看着这帮人急匆匆地赶路,有些奇怪,便问了句:

“尔等这是上哪儿去?”

“回上将军,去汾城。”

“去汾城何干?”

“回上将军,麃骑军都尉张唐与我等约定,且战且走,至汾城汇合。”

“嗯?”

王龁闻听,心中一喜。麃骑军都尉张唐,如何会在汾城?难道是吾王发救兵来了?

他赶紧向那百长打听了汾城的情况,这才知道,麃骑军都尉张唐,奉王旨,率一万八千麃骑军驰援河内。

问明情况,王龁又泄气了。一万八千麃骑军,对着几十万大军的大战,真可谓杯水车薪。

不过好歹有了个落脚的地方,至少可以填饱肚子,收拢败兵,才好再做理会。

这么想着,一会儿马饮好了,王龁就下令,连夜摸黑向汾城前进。

一行人在山里摸索了一夜,又走了一个白天,这天傍晚,终于丢盔卸甲地进了汾城。

张唐闻报,赶紧出大帐迎接。

“麃骑军都尉张唐,拜见上将军。”

王龁认识张唐,拱拱手:

“张将军劳苦。”

张唐领着王龁一行人进了中军大帐,赶紧叫手下人拿了些吃的来,又搬来一坛子酒,打开了叫王龁一干人喝了解渴压惊。

看着王龁啃了半块馍,喝了一碗酒,神色稍定,张唐道:

“上将军,当下我军溃败,情况危急,末将有个想法,想要进谏上将军。”

“嗯,好,讲。”

王龁啃着馍,并没有真听。

麃骑军站岗护驾,这方圆几百里的战场,几十万人的大战,你知道什么呀?能进谏什么呀?

张唐并未察觉,接着道:

“末将看时下情形,实乃危险万分。我军这般溃退,背后赵、魏联军紧追不舍,前面是西河,再退下去必死无疑。”

这还用你说?

可是眼下大军早已溃散,你发号施令也没人听你,也无从传达,你再着急也没用。

什么叫兵败如山倒?大山轰轰隆隆倒下来了,你能怎么着?你还想把它挡住了推起来?那是找死。只有快跑,别无他策。

这么想着,王龁只嘴里“嗯”了一声,只顾自己吃喝。

“上将军,我军必须组织一次反击,振奋军心,同时还要想法开辟,开辟另一条退路。”

王龁看着张唐一连真诚,不忍再冷落他。毕竟是张唐拿下了汾城,自己才有这歇脚的地方。这么想着,他就摇摇头道:

“我军已成惊弓之鸟,河内全局溃败,局部一两次反击,于事无补。”

“在下有一万八千麃骑军,可供上将军驱使。”

王龁还是摇摇头:

“对面的赵魏联军料有二十余万,只多不少,而且都是野战精锐。区区万余麃骑军,杯水车薪,不过白白送死耳。”

王龁这样的野战统帅,骨子里都有点瞧不上麃骑军。这帮养尊处优的老爷兵,看上去一个个人高马大,站岗护驾挺威风,花架子而已。

张唐毫不退让,他在王龁面前展开地图,一指地图上的安阳对王龁道:

“在下以为,向东南方向反击,攻取安阳,可以出其不意。”

王龁看了一眼地图,又看了看张唐,未置可否。

张唐能感觉到王龁眼中的不屑,可此时不是置气的时候,他指着安阳继续解释道:

“安阳地处赵魏边境,两国对此素有争执,必人心不稳。又地处腹地,必也防守松懈,应该不难攻克。”

王龁又看了一眼地图,还是没有说话,心里对张唐的建议大不以为然。

安阳离汾城有三百里地,快马奔袭也得跑两天,不是一夜奔袭就能到达的。你想偷袭,想出其不意,没那个可能。

如今我军好不容易从邯郸退到这里,向西再有一百多里就到了西河岸边了,渡过西河就回家了。这等时候,再掉头向东钻进去,岂不是白白送死?

如若不是一路溃败,好不容易有了汾城这个歇脚的地方,心中对张唐还有几分感激,王龁早一拍案几把张唐轰出去了。

张唐似乎猜到了王龁的心思,不屈不挠地解释道:

“上将军,如今赵魏联军的兵锋已经越过太行山,推进到长平、屯留一线,内线必然空虚。故而我军迎其兵锋而上,利用骑兵猛烈突破,然后直插安阳,必可以出其不意。待赵魏联军醒悟过来,组织兵力追击,我军必已拿下安阳了。安阳北有漳水可以防守,南近河水可以退却。一旦占领安阳,便可向南在河水上架桥,撤退兵卒。如若赵魏联军回军来救,我军又可以向北依漳水据河防守。”

话到这个份上,王龁似乎有些醒悟。他把最后一点馍塞进嘴里,又喝了口淡酒使劲往下咽了咽,凑近了地图,开始琢磨张唐这个不同寻常的建议。

张唐见王龁似乎被说动了,便在一旁加码道:

“若不如此,我军只有汾城一座孤城,不几日赵魏联军杀到,几十万敌军将我一围,我无援兵无粮草,败兵又惊慌失措无力一战,西面是西河,非插翅不能过,岂不还是死路一条?”

王龁不觉微微点了点头,嘴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张唐见状,接着道:

“向东反击,能够令敌不明我军意图,东西不能兼顾,不敢全力围攻汾城。纵使退却,也多了一个渡口。”

“有理。张将军言之有理。”

见王龁同意了,张唐便直起身子双手抱拳道:

“上将军如果同意在下的方略,事不宜迟,在下率领一万麃骑军,立即出发。”

王龁这人有个特点,他虽然不是那种足智多谋的将军,但是对人对事,同样没那么多心眼。此时见张唐说得有理,便真心诚意地信服了。

是啊,再这么溃退下去,别说是用两条腿逃跑的败兵了,连自己骑着四条腿的马,怕也要被赵魏联军赶下西河喂鱼了。

他抬起头来对张唐道:

“张将军言之有理,此计虽然十分冒险,但此时别无他法,非如此不能挽救我军全军覆没。不过河内秦军不识张将军,怕是指挥不便,还是本将军亲自率军奔袭安阳为好。”

张唐闻听此言,不免既感动又惊讶:

“上将军坐镇河内,不应冒此无谓的风险。”

王龁“霍”地站起身来:

“若不能挽救败局,为吾王为国家救出一二败卒,我王龁还有什么脸面回禀吾王,回见关中父老!”

张唐待要力劝,王龁一挥手道:

“张将军不要争了。麃骑军一万人由我指挥,奔袭安阳。张将军率余部防守汾城,同时收集败兵,整顿士气。若能集兵五万,便派一员裨将统领,随后跟进支援。如若攻击安阳得手,内线我军便从安阳南渡河水撤退,外线则从将军处渡西河退兵。张将军意下如何?”

“可是上将军乃我军主帅,一旦有失……”

“张将军休要争执了,兵败如此,哪还有什么主帅裨将。张将军要是还把我王龁当上将军,就服从命令吧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张唐只得点头从命。

计议已定,张唐命传令兵鸣号集合。

不一会儿麃骑军集合完毕,张唐把校尉千长都叫到跟前,拜见王龁。彼此见礼后,张唐又朝众人简单交代了一下任务,然后转头对王龁抱拳行礼道:

“报上将军,麃骑军准备完毕,听候上将军调遣。”

“好。”

王龁应一声,转头朝自己的贴身护卫道:

“来呀,把本将军那颗上将军印拿过来。”

那护卫早就得到吩咐,早已把上将军印捧在手中,闻听王龁这话,便上前单膝跪地,把那金印捧过头顶。

王龁一把将金印拿在手中,对张唐和众人道:

“本上将军奔袭安阳之际,张将军代理河内秦军主将,司职上将军。若本将军战死,由张将军全权指挥。”

“啊?”

张唐惊得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:

“上将军,这万万使不得。”

“如何使不得?”

“上将军印乃吾王所赐,上将军擅与他人,是矫旨,罪当罢官夺爵。”

“胡言!众卒无首,形同草木,任人宰割。是本上将军一人官爵要紧,还是河内数万数十万散卒性命要紧啊?”

“那,那末尉也不敢,越制,受上将军印。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金冠城娱乐网址 金冠城娱乐网址,金冠电子娱乐网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